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学生工作 >> 学生风采

电气工程学院优秀毕业生的故事

发布部门:本站原创 日期:2016-04-11 属于:学生风采

        大连科技学院学生彭飞,在新春走基层中被采访,希望我们科技学院的学生像彭飞同学一样,努力做好自己本职工作,为我院争光添彩。
     
        姓名:彭飞,来自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克山县

        岗位:大连地铁运营公司车辆分公司虹锦路乘务中心乙班司机
        春节,大家都在回家路上,而每天运送成千上万名乘客回家的地铁司机彭飞,由于工作的需要,一直留在大连。今年春节,也是24岁的她第一次没有回家与父母、弟弟一起过年。

        正月初一清晨,当许多人相互串门走亲戚拜年的时候,彭飞与往常一样,从锦绣租住的房子出发,赶往地铁2号线东海站。走进休息室,更换工作服、查看运行图、戴好白手套……半个小时准备后,早上9时47分,彭飞准时来到交接车位置,开启农历新年后首个班次的地铁驾驶。
        一连串熟练操作后,列车缓缓驶离站台,在东海站经过一次折返后,列车停靠在2号线会议中心站。10时,列车准时从会议中心站驶出。在整个驾驶过程中,彭飞始终右手握在操控杆上,左手放在操控台上,目视前方,精神高度集中,随时监控异动。

        列车每到一站,在车门自动打开后,彭飞都要走出驾驶室,等乘客全部上下车后,再手动将车门关闭,然后重新回到驾驶室内,在确定驾驶室仪表盘上的指示灯全部显示正常后,开动列车继续行驶……由于地铁站间距较短,平均两分钟就需要停靠一站,每站停靠时间大约只有二三十秒,所以一路上,彭飞基本是没有时间休息的。而在整个驾驶过程中,她的嘴里不停地默念着什么,手中做着相应的动作,俨然成了一个“机器人”。

        10时47分,列车准时到达机场站,待乘客全部下车后。彭飞没有任何停歇,驾驶着地铁列车从辛寨子站折返回到机场站。在折返短暂间歇,彭飞解答了记者心中的疑问,“这是地铁司机独特的一项工作规范,用专业的话来说,叫手指口呼,要时刻做到‘眼到、口到、心到、手到’,穿梭在隧道中需要时刻关注轨道的情况,车辆运行声音是否正常,信号灯是否正常等等,要求司机把看到的每个信息都用手指到,用嘴说到。”记者发现,一路上彭飞要喊出的口令配合手势有十几套,一天下来,要配合手势喊上数百遍不同的呼号。

        11时37分,彭飞顺利完成一圈的驾驶任务,返回到东海站,将车辆交接给下一名地铁司机。而在40分钟短暂休息后,彭飞又将继续驾驶列车,再次执行自己的值乘任务,一个班次下来,彭飞需要跑整整3圈,直到下午16时,结束全天的工作。

    在许多外人看来,与公交车司机不同,地铁司机不需要看信号灯,也不需要预判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发路况,只需推着操纵杆、开着地铁一直往前走就行,而且列车还经常出于自动驾驶模式,工作起来相对比较轻松。其实不然,彭飞告诉记者,即便是地铁处于自动驾驶状态,但仍然需要按规范操作,动作和口令与人工驾驶状态完全相同,以便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。在出现故障时,需要司机及时进行处理。“比如,乘客被屏蔽门夹住。尽管车门有自动检测功能,在检测到后屏蔽门会自动弹开。但如果乘客仍然被夹住的话,我们则会立刻报告,做好乘客广播。”

        如果列车在行驶过程中出现乘客突然昏倒在车厢等突发状况,在接到乘客通过对讲系统传来消息之后,在驾驶室的司机也要尽快联系下一站点的工作人员,做好相应的准备接应工作。

        地铁2号线一期共设有17个站点,每个站点之间的距离也不一样,短的仅有五六百米,长的则有2公里之多,列车到站之后,停靠的时间也不一样。车辆从地铁起始点开出之后,列车在每个站点的暂停时间一般来说是30秒左右,这段时间是给乘客上下车的。

        地铁车站的位置是固定的,车站安全门的位置不可移动,因此车辆在停靠车站的过程中需要绝对精确,“车辆停得过于靠前或过于靠后,都会影响乘客上下车。”记者了解到,通常地铁进站停车时,停靠位置允许有50厘米的误差,而大连地铁的驾驶员硬是把120多米长的地铁停靠位置的误差控制在10厘米内。为此,在列车进行动态调试时,一个重点操作就是“对标停车”,这也是新手们要多次反复操作的。

        地铁司机的工作是枯燥而乏味的,每天握着手柄重复着同样的牵引制动,驾驶着列车“一圈接着又一圈”是对地铁司机的形象比喻。运营工作不仅不分节假日,而且越是节假日工作越忙。倒班制与正常班休息周期是不同的,所以他们可能不清楚今天是星期几,但他们会清楚的记得今天使用的是平日图还是节日图,今天的出勤时间、出勤地点。

        工作性质决定了彭飞不能经常陪伴在家人身边,从去年4月份匆匆回过一趟黑龙江老家外,自地铁2号线开通后,至今就再也没有回过家。而今年春节,她和自己70多名同伴们一起坚守在岗位上,这也成为她24年来首次在外度过的春节,为此,除夕她还特意给父母打电话提前拜年。在谈到现在感受时,小姑娘有些哽咽,思乡之情溢于言表,“不能在家陪父母过节,我感觉有些愧对他们。”尽管如此,她说,自己从未抱怨过这份工作,也从未后悔为乘客安全奉献的一切。